阿八

克利切~
?怎么了?
我喜欢你~
——哦 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hhh可能有些沙雕了hhh

“猜猜克利切有什么特异功能?”
“我知道,特别喜欢我~”
“才不是!”
“老zhi特别穷!”

欺诈组✌(小短文)

  “今天晚上的风景很美呢,瑟维。”克利切眯着眼感受着清风拂过他的脸颊。躺在沙发上的瑟维正看着克利切入神。许久才回了一句:“嗯,是呢。”随即走向克利切,从背后一把搂住他,“再美也没有克利切美。”“克利切才不是美呢。”克利切仰起头,惩罚性的轻咬了一口瑟维的下巴。瑟维把头搭在克利切头上。克利切想推开他却抱的更紧了。“快,快放,放开克利切,克利切快被你抱的喘不过气了。”克利切把瑟维推开,瑟维无奈摊摊手,“好好好。”“克,克利切要睡觉了,今晚不准碰克利切。”“可是克利切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?”瑟维诡异的笑了笑。“什么啊,克利切不在乎。睡觉了。”瑟维一下子扛起克利切,任由克利切捶他的背,把他扛到卧室把克利切压在床上,“大,大晚上的,你,你干嘛啊?”克利切的双手被瑟维抓住,瑟维把克利切压制在床上,一寸寸抚摸他的肌肤。“你觉得呢。”

——一场情事过后,瑟维清理好现场,给克利切盖好被子,侧躺着眼里满是宠溺的看着克利切的睡颜,“傻瓜,七夕快乐。”瑟维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克利切的额头。“晚安。”瑟维盖上被子抱着克利切睡着了。而此时克利切却悄悄的睁开眼睛扭过身子看着瑟维,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:“臭神棍,七夕快乐。”克利切微笑着闭上眼睛。却不见瑟维嘴角上扬。

  这应该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最后阿八祝大家七夕快乐~

  爱你们

  奈斯。

  ——End♥


欺诈组✨👌

欺诈组嗯

奈斯

----------

你们认为对方是你的什么呀?

被关在两个房间的魔术师和慈善家分别被一脸痴的阿八拷问(划掉)

  “他是我唯一的光。”魔术师笑了笑。“是他救赎了我。他是我在黑暗中的一道光,一道强烈的光。”魔术师的眼里是数不尽的温柔。“认识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。”

  “老神棍?”慈善家有些羞涩的挠挠头,认真的想了想。“他啊,应该是整个儿院的孩子们和克利切唯一的一束光吧。他给寒酸的孤儿院带来快乐。老神棍努力逗克利切笑的时候真的很搞笑。认识他,算,算是克利切最大的幸福了吧。”慈善家害羞的说:“他是克利切在黑暗中唯一的一道光了。”

----------

当对方生病了会怎么做?

  “什么?克利切生病?!有我在他不会生病的。”魔术师一脸严肃,“克利切是我的大宝贝,我会把他宠上天,怎么能让他生病呢。”此时一位阿八偷悄悄问道:“瑟维,你们平时在哪做?”(傻笑)“这还用问???当然是在床上了。”“那,那如果有一天克利切怀孕了你们还会【哔——】吗?”“我会负责的。至于克利切怀孕了还会不会【哔——哔——】的事,还是等怀上后再说吧。”魔术师递给阿八一个眼神。阿八诺有所思的点点头,“哦~懂了懂了”

  “老神棍生病?噗哈哈哈他生病啦?克利切当然是去看看他的样子了,克利切都已经开始想象他那好笑的样子了哈哈哈哈”慈善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。“咳咳咳,哈,哈哈…”阿八又多嘴了:“克利切,你们平时谁在上吖?”“当然是克利切了!克利切技术可好了,”慈善家还没等问完就大声说。“咳咳克利切,我有录像哦~”阿八指了指墙上拍视频用的手机。“什”慈善家下拉帽子遮住红扑扑的脸。“嘿嘿嘿嘿鹅鹅鹅……”阿八开始傻笑嗯。

  然后阿八把二位凑一起让他们看视频。

  “呜呜呜克利切我的大宝贝原来是这么看我的克利切太可爱了呜呜呜”失控的魔术师狠狠抱住慈善家,“起开老神棍,克利切要恶心死了。”慈善家一脸嫌弃的推着魔术师。“克利切,你说是谁在上来着?”魔术师一脸阴沉的看着他。“克利切啊,就是克利切”慈善家红着脸说“可是……我们昨天晚上……克利切被我【哔——】的缩在我怀里……”“停!快停下!不要给克利切说了!”慈善家的脸越来越红。“作为补偿瑟维让克利切在上面可以吗?”“这还差不多”慈善家叉腰。

  然后慈善家第二天是扶着墙出来的。

阿八:“嘿嘿嘿欺诈我磕爆”

律师:妈的死gay


感冒发烧辽(呃啊无奈)
阿八混更嗯
摸张克利切的渣画给大家将就看吧
阿八是渣渣嗯

欺诈组(👌)

  emm带些杂碎CP鹅鹅鹅

  克利切厌烦了这种生活。

  “日,日安!伍滋小姐,克,克利切邀请你去花园!”她肯定会拒绝吧。“抱歉皮尔森先生,艾米丽还在等我,先走了。”果然是这样吗……算了算了,为伍滋小姐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就行了吧?能一览伍滋小姐的笑容克利切这辈子也值了(划掉鹅鹅鹅)

  去帮伍滋小姐浇浇花吧?

  克利切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幕——“艾米丽,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,你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对吗?希望你的回答不要让我失望。”克利切躲在门后听着“哦当然了我的艾玛,我只做你的天使。”那个医生和伍滋小姐在一起了??!,天大的笑话!怎么可能!!?哦不,克利切要冷静。克利切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。“哦?是皮尔森先生呢,您刚才也看见了吧,艾米丽答应和我在一起了。”艾玛一脸得意。“不,甜…伍滋小姐……”克利切情绪正糟糕。“克利切!你在这里啊,我找了你半天,对了,这朵花送给你。”瑟维一脸痴笑的在两位女士面前把花放在了克利切手里,“老神棍?你怎么来了?”克利切很尴尬。看着现在的场景,瑟维正想着自己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于是就先去了大厅。克利切把玫瑰放在一旁,扭头向艾玛说:“不,不,亲爱的甜心小姐……你选择那医生是个错误……不,伍,伍滋小姐,你应该为你的选择而感到后,后悔……”克利切狂笑着对艾玛说完后走回房间。

  第二天

  算了,还是去问问老神棍该怎么办…

  “老神棍,克利切昨天被伍滋小姐拒绝了…而且克利切,一时激动,对伍,伍滋小姐说了一些下流的话,克利切怎么办啊”“哦?是吗,那我也没办法咯”瑟维摊摊手,“伍滋小姐以后是,是不是不会理克利切了……”克利切说,“况且她和那个医生在一起,两,两个女人,怎么会——”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,你看看庄园里哪个是正常的?你看看杰克和奈布。”说着指向不远处正撒粮的一对。“可克利切明明是更好的情人!她和那个医生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—。”“克利切,”“啊?”克利切不耐烦的回答。瑟维郑重的对克利切说,“我,也会是你更好的情人。”反射弧超长的克利切在进行了迟钝的脑回转之后,脸和耳朵尖唰的红了起来,“什么???你?!”“对,是我。”瑟维认真的说。“我们俩???”“对。”当然,自打瑟维进了庄园后对克利切一见钟情,每天的变着法子陪克利切逗克利切笑,克利切又怎么能没有感觉呢?“克,克利切是直的!才,才不要和老神棍在一起 ”克利切转身就走,耳尖尖红的滴血。软的不行,那就硬上吧。瑟维想,直男嘛,慢慢掰弯就可以了~毕竟瑟维是个有耐心的人,克利切会慢慢上钩的不是吗?

  我写的有可能不符大家口味……算了算了将就看吧。今天又是摸鱼的一天呢(划掉)


欺诈组(内含佣社,园社园)

  还是私设如山

  带有一点点前社和佣社

  emm主要是欺诈社园嗯

  “日安,我的小野猫。”这位魔术师俯视着他。“我亲爱的克利切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。”瑟维俯下身子强迫他抬起头,他呆呆的看着这位魔术师,“衣冠禽兽。”魔术师笑了笑:“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呢?我有哪里不好?我可以改啊。”“你杀了伍滋小姐。”克利切面无表情的说。“克利切!”瑟维忍不住大喊,“我这是在救你啊,难道你忘了前几天她是怎么对你的吗?!”“然后呢?你把克利切囚禁在这个房间里,剥夺克利切的自由?”魔术师看着坐在床上的克利切,“先来把早餐吃了吧。”他看着瘦弱的克利切,心里有种想把他狠狠的搂在自己怀里保护的欲望。“放克利切出去,克利切受够了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房间的门一开,是奈布。“佣兵先生,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?”瑟维整了整衣服起身问道。“我来是告诉sir一个消息,当然,是坏的,瑟维先生,在接下来的日子你保护好sir。”“什么消息?”克利切镇镇的问,“那位园丁,也就是说艾玛,她没有死。”克利切又回想起在前几天,园丁是怎么用刀子把他的身体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,最后瑟维在地下室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去疗伤,直到现在。“瑟维先生,你只是击中了她的肩膀,她并没有死。”“什么?那她现在在哪儿?”“我也不清楚,但是她随时都有可能把sir带走,要注意了 。”奈布皱着眉说道。“伍滋小姐还活着?太好了!克利切要去找她。”克利切似乎并没有在意前几天所发生的事情,看了看身上的疤痕,正准备起身却被奈布按在床上。“sir,你要冷静,这关乎于你的命。”“我们在保护你,克利切”瑟维补充的说道,“艾玛她疯了。”奈布说,然后趁着克利切失神时一掌打在克利切脖子上,克利切就昏睡了过去。

  在克利切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,克利切决定逃出去找艾玛。他临走时留了封信,“抱歉,克利切还是决定了,伍滋小姐还在等克利切……”写完后就跑去了艾玛的后花园,坐在池子边上等着。而另一边的瑟维和前锋奈布也看到了那封信,“这可真糟糕。”

  “瞧瞧这是谁?我的皮尔森先生~”“伍,伍滋小姐,很抱歉克利切没有保护好你,胳膊还疼吗?”克利切起身伸手去查看艾玛的肩膀,艾玛拍开克利切的手,“给我滚开,你没资格来动我。”“伍滋小姐?”“不要叫我的名字!为什么,为什么你还是不放手?你应该去死!”艾玛指着他喊道,此时还是虚弱的克利切愣住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抱,抱歉,伍滋小姐,是,是克利切该死,克,克利……”说着,却被艾玛推倒,晕了过去。

  迷迷糊糊睁开眼,身子周围裹满了稻草,抬头看见艾玛一脸微笑的把玩着手里的火柴,“皮尔森先生,如果把稻草人点着,罗伊先生他们会不会看到这个信号呢?”克利切惊恐的看着艾玛:“不,伍滋小姐,这样不太好。”“这太好了!”艾玛狂笑着把稻草人点着,“没人会来烦我了,没人会…”她眼里流着泪水,人格分裂的她大叫:“抱歉,抱歉……皮尔森先生,抱歉!”克利切痛苦的挣扎着,火辣辣的刺痛蔓延全身,瑟维他们赶到这里时只看见一具燃烧的稻草人和摊坐在地上的园丁,泪涌了下来。

咳咳正在努力更文,现在莫得头绪QwQ
先再拖几天✨👌
(努力找借口)

花吐症/欺诈

私设如山嗯

克利切二十一/瑟维二十七

  “先生...克利切喜欢您”克利切一直追求着瑟维,就像现在。“别再跟着我了,我不喜欢你。”然而瑟维冰冷冷的回复他。“先生,克利切可以再问您一个问题吗,请您务必回答克利切,”“说吧。我回答完你就不要再打扰我了。”“好,好的,先生,您……有没有喜欢过克利切,哪,哪怕只是一点点,一点点也好,,让,让克利切知道。”“没有。”瑟维没有半点疑迟的说。克利切呆住了,眼泪吧嗒一声掉了下来。“克,克利切知道了。”任由瑟维走去,克利切跪坐在原地,身后的那束玫瑰已经呈红黑色,快要凋落。

-----几天后-----

  “先,先生。”“你怎么又来了,能不能不要烦我好么?我说过我不喜欢你。”瑟维居高临下的看着克利切。“克,克利切马上就要走了,您可以……抱一下克利切吗?”“真搞笑啊,你在逗我么?小孩的把戏。”瑟维转身走了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克利切忍着眼泪,“咳咳,……”吐出几片带血的花瓣。“先生原来那么讨厌克利切啊。克利切真的很爱您,”

  “瑟维先生。”医生叫住了他。“艾米丽小姐啊,怎么了?”“皮尔森病了,他希望您能去看看他。”“哦不艾米丽小姐,请你们不要再那么无聊的欺骗我了。对了,我先回去研究魔术了。回见,艾米丽小姐。”瑟维扭头就走。艾米丽叹了口气:“抱歉皮尔森,医者无能。”

  之后,无论每一场游戏,瑟维都没再见到克利切。他询问奈布,问奈布克利切有没有在没有他的对局中出现过。“罗伊先生,您不知道吗?sir在几天前就……死了啊。”“……”“罗伊先生,您哭了。”“我知道了。”瑟维快步走回房间,他的脑海中慢慢出现了以前那个可爱的异瞳小先生追求他的场景:“先生,克利切喜欢您!”,“先生,克利切真的很爱您!”,“先生……”。

  缓了缓,走到了他的坟前。“不……克利切,你在骗我对吧?先生也喜欢你啊,你说句话,好不好?……”

  几个月后,庄园的人们都拿到了奖金,不舍的走出了大门。当然,瑟维也是。

  大家各自都生活的很好,瑟维还是从事着魔术师的职业。当他在表演魔术完后走回家路上时,一个人迎面撞向了他,“抱,抱歉先生!”熟悉的声音,那异瞳中露出的一丝狡猾和得逞,瑟维下意识的叫出了他的名字:“克利切?”那个人呆愣在原地,“你,你怎么知道克利切的名字?!克,克利切可没有拿走你的钱包啊,先走了!孩子们还在等我!”随即跑走。这位魔术师低头一笑。这次,该换我来追你了吧,克利切?

欺诈嗯(小短文)

咳咳

阿八想写一个最近还挺火的梗嗯

那就写叭

不会画图鹅鹅鹅


  “好样的还剩两台机了,加油!克利切正在溜杰克,我们要抓紧时间”艾米丽鼓励道

-----克利切这边-----

  “来啊大猪蹄子,克利切不怕你——”克利切撅起屁股挑衅着杰克(杰克:想哔--他)。

然后克利切就倒地了

  “我去救克利切,你们压先最后一台机。”瑟维朝艾米丽她们说。瑟维救下克利切后接手了溜屠这一工作,【魔术师已牵制监管者一百二十秒】【魔术师倒地】【大门已开启】“呼,幸亏带着大心脏”——但瑟维他撑不住了,瑟维:只能使出绝招了。

  只见他站在原地,慢慢的脱下衣服,杰克一脸懵逼的看着他(瑟维你的上等人修养呢鹅鹅鹅),瑟维脱下衬衫露出了一个——红肚兜,对没错就是红肚兜,杰克忍不住咯咯咯笑了起来:“魔术师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,还穿红兜兜?”“哼哼,这是克利切给我秀的,你--有--吗?”瑟维故意把后仨字拉长,杰克石化:为什么我没有……然后瑟维就顺理成章de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