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八

欺诈组(内含佣社,园社园)

  还是私设如山

  带有一点点前社和佣社

  emm主要是欺诈社园嗯

  “日安,我的小野猫。”这位魔术师俯视着他。“我亲爱的克利切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。”瑟维俯下身子强迫他抬起头,他呆呆的看着这位魔术师,“衣冠禽兽。”魔术师笑了笑:“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呢?我有哪里不好?我可以改啊。”“你杀了伍滋小姐。”克利切面无表情的说。“克利切!”瑟维忍不住大喊,“我这是在救你啊,难道你忘了前几天她是怎么对你的吗?!”“然后呢?你把克利切囚禁在这个房间里,剥夺克利切的自由?”魔术师看着坐在床上的克利切,“先来把早餐吃了吧。”他看着瘦弱的克利切,心里有种想把他狠狠的搂在自己怀里保护的欲望。“放克利切出去,克利切受够了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房间的门一开,是奈布。“佣兵先生,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?”瑟维整了整衣服起身问道。“我来是告诉sir一个消息,当然,是坏的,瑟维先生,在接下来的日子你保护好sir。”“什么消息?”克利切镇镇的问,“那位园丁,也就是说艾玛,她没有死。”克利切又回想起在前几天,园丁是怎么用刀子把他的身体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,最后瑟维在地下室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去疗伤,直到现在。“瑟维先生,你只是击中了她的肩膀,她并没有死。”“什么?那她现在在哪儿?”“我也不清楚,但是她随时都有可能把sir带走,要注意了 。”奈布皱着眉说道。“伍滋小姐还活着?太好了!克利切要去找她。”克利切似乎并没有在意前几天所发生的事情,看了看身上的疤痕,正准备起身却被奈布按在床上。“sir,你要冷静,这关乎于你的命。”“我们在保护你,克利切”瑟维补充的说道,“艾玛她疯了。”奈布说,然后趁着克利切失神时一掌打在克利切脖子上,克利切就昏睡了过去。

  在克利切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,克利切决定逃出去找艾玛。他临走时留了封信,“抱歉,克利切还是决定了,伍滋小姐还在等克利切……”写完后就跑去了艾玛的后花园,坐在池子边上等着。而另一边的瑟维和前锋奈布也看到了那封信,“这可真糟糕。”

  “瞧瞧这是谁?我的皮尔森先生~”“伍,伍滋小姐,很抱歉克利切没有保护好你,胳膊还疼吗?”克利切起身伸手去查看艾玛的肩膀,艾玛拍开克利切的手,“给我滚开,你没资格来动我。”“伍滋小姐?”“不要叫我的名字!为什么,为什么你还是不放手?你应该去死!”艾玛指着他喊道,此时还是虚弱的克利切愣住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抱,抱歉,伍滋小姐,是,是克利切该死,克,克利……”说着,却被艾玛推倒,晕了过去。

  迷迷糊糊睁开眼,身子周围裹满了稻草,抬头看见艾玛一脸微笑的把玩着手里的火柴,“皮尔森先生,如果把稻草人点着,罗伊先生他们会不会看到这个信号呢?”克利切惊恐的看着艾玛:“不,伍滋小姐,这样不太好。”“这太好了!”艾玛狂笑着把稻草人点着,“没人会来烦我了,没人会…”她眼里流着泪水,人格分裂的她大叫:“抱歉,抱歉……皮尔森先生,抱歉!”克利切痛苦的挣扎着,火辣辣的刺痛蔓延全身,瑟维他们赶到这里时只看见一具燃烧的稻草人和摊坐在地上的园丁,泪涌了下来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